• 新年总是愉悦的,因为一切有了新的开始。就像新修的公路,让西藏有了新的期待。

    这是阿里的首府——狮泉河。早晨的阳光撒在路边,一群准备出工修路的藏民。不清楚是因为天空的碧蓝,还是他们的神情,总让我觉得这些画面一定凝固了某种东西,象极了雕塑……

    如今从拉萨到阿里的路,远没有人们想象那么难,忽略那些颠簸不平的戈壁,几乎可以说是一马平川。原因就来自这些尘土飞扬中忙碌的人吧?你可以称他们为甲乙丙丁的路人,但却是我们无法忽略的“路人”。

    IMG_21961

     [更多内容和图片请点这里!]

  • 人生就是一场与时间的角逐吧?小小的旧巷,一转眼变成街心花园,一转眼又变成轻轨高架……当时间越转越快,我们开始怀念那些走得慢的时光。而扎达,保留着的是100万年前喜马拉雅造山大湖上升后的痕迹,历经岁月从未变过。明白自己越来越喜欢西部的原因了,无论是这里的天地还是人文,总能为你保存着多年前离去时的摸样,时光似乎从未在这里经过——这是生命对永恒的留恋?

    IMG_2129z

    扎达令我如此印象深刻,以至于一想起那些无穷无尽绵延的土林,嘴唇不由得发干……  [更多内容和图片请点这里!]

  • 这里是全世界佛教徒向往的“世界中心”——毗邻神山冈仁波齐的“圣湖”玛旁雍错。清澈见底的湖水是上天赐予人间的甘露,它可净洗心灵的“五毒(贪、嗔、痴、怠、嫉)”及所有烦恼孽障。所以每年夏季,来自印度、尼泊尔和西藏的佛教徒们扶老携幼,千里迢迢来此朝圣转湖、沐浴净身,使灵魂得以洗礼。据说印度领袖圣雄甘地的骨灰也曾撒入了玛旁雍错……

    如此典故,令这里的蓝天、白云、雪山、水草、湖水,显得格外圣洁。一切都足以把你的烦恼、怨恨远远抛到隔世的山外,只剩下平静宁和的心境。

    因为接待旅行与朝圣者,这里已经从行者的驿站演变成了一个小村。阳光耀眼的午后,居民们有的围坐家中烤火,有的三五成群在门前麻将……而你,只需泡一壶奶茶,望着窗外的圣湖发呆,世界就全是你的了。

    [更多内容和图片请点这里!]

  • 搭上SINH CAFE的车,从顺化、会安、芽庄,回到美奈、西贡……返程的路就像一次回忆,沿着海岸线一站站地告别越南。

    路过会安,是黄昏。小巷口,一辆人力车缓缓驶过。抬眼一看,竟然是曾经住过的HOP YEN旅店。

    一觉醒来,清晨阳光照到车窗上,窗外竟然是金光闪烁的大海。又见芽庄,迎接我的是活力洋溢的清晨沙滩,年轻人在晨跑、游泳、踢球,老人在打拳,挑着担子的斗笠女经过海边……面朝大海的早餐,再来一杯黑咖啡,虽然杯具简陋,味道还是醇香如昔。

    回西贡的车上,坐旁边的一位长发男生,竟然是同行——胡志明SATTCHI&SATTCHI广告公司的美术指导。忽然想从他这里找到答案:越南的房子为何总是黄色或蓝色?他一时也不知怎么回答,只是问我中国房子的颜色。因为想到江南小镇,我跟他说是黑白灰。他笑了。或许,儒雅、含蓄的中国与明澈、爽快的越南,应该有很多不一样吧?

    《越行越南》终于到了尾声,谢谢一直支持的朋友们。        [更多内容和图片请点这里!]

  • 顺化的皇帝陵分散在好几处,也不想逐个拜访。干脆就在旅店邻居家借了辆单车,笃悠悠逛过去,骑哪儿算哪儿……

    喜欢自由骑行的感觉,一路乡村的景色,感觉特亲切。路过一小村,远远地传来鼓乐声。沿着村边小河循声过去,原来有一家在办丧事,屋里屋外聚满了黑衣丧服的人,只好悄悄隐退,继续上路……

    天飘起了小雨。雨点是为到访古朴的皇帝陵特意安排的吧? 阴郁的天色,古旧的木质门窗,天井里盆栽的新绿,潮湿的心情,充满了东方味。无怪乎遇到的大半是西方游客。在这幽深、宁静,又带着平和味道的东方庭院,他们又想到了什么呢?

    [更多内容和图片请点这里!]

  • 顺化没有西贡的光鲜夺目,没有美奈的清新灵秀,没有芽庄的轻快节奏,只有朴实敦厚、不事张扬的平民生活。
    是否因为对皇城历史的留恋,所以时间的进程中,顺化走得更矜持,也更本土?

    [更多内容和图片请点这里!]

  • 直至到了顺化,才发现皇宫也可以如此实诚——
    很多地方断垣残壁随意横亘,一躺就是百多年,
    任身边老树花开花落、游客穿梭。
    这里更象是平民们的快乐公园。

    我只是在想:这是越南人性格中的朴实吗?
    也好,粉妆玉砌后它们就不是历史,
    而是后人照猫画虎的展品了。

    [更多内容和图片请点这里!]

  • 行走在占族CHAMPA人曾经的圣地——美森谷地My Son Valley,听到的都是惊叹:那些生动绝伦的雕画和建筑之固实。虽然红砖结构比不上吴哥窟的石头坚固,虽然历经越战炮火,依旧能清晰触摸到占婆古国的隔世繁华。现代人曾尝试着修复,但在先人的鬼斧神工前,反而弄巧成拙了。甚至无法鉴别是什么样的粘合材料把砖块砌得如此天衣无缝……

    课本中常把这些归结为“古代人民的智慧”。我不懂那些考古的证据,更多时候宁愿认为是建造者的态度:神的宫殿,一砖一石一定都饱含着工匠们的谦卑和敬意,所以他们修建的不是房子,而是对神的仰望与虔诚。反观现今那些豆腐渣大楼、大桥……他们修建的,是什么呢?    

    [更多内容和图片请点这里!]

  • 如果说花是草的微笑,这个季节的草原,处处汇聚着笑声。这也是牛羊最幸福的时节了吧,因为能吃到鲜嫩的野花。6月时节,那拉提山脚下的花草已经被牛羊吃完,所以如果你要找更多的野花,必须骑马上山到牛羊无法抵达的“空中草场”。

    四个多小时的上山路是最艰难的。在羊肠小道穿越,随时担心马会失足;上坡时看着马的脊骨艰难地上下,不时听到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忍不住下马行走,也让马得以安歇一下。

    当野花满山遍野出现在眼前,象是夜空中繁星的闪烁。你该明白什么叫“无限风光在险峰”了

     [更多内容和图片点这里!]

  • 蒙古人对固定的建筑物有天生的反感,自由自在的草原不能由大的建筑物来限制束缚。游牧部落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第一天职就是随着他们的牲畜群,在永不止息的漫游中,走向远方新的水源和牧地([丹麦]亨•哈市伦《蒙古的人和神》)。

    所以,家不是积蓄一生的房产,而是牧草肥美、水源充足的大自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他们的家在路上、在马背上……多么豁达而浪漫主义的态度!

    巴音布鲁克,就是这样一处水草肥美的地方:天鹅畅游在蓝天下,蜿蜒而清澈的河从草原的尽头流向远方……无怪乎清政府要将这里赐给从俄国伏尔加河流域举义东归的蒙古牧民们了。

    看到这样的一处牧民住所,很多户的房子事实上就是一个集装箱,一辆货车就能载走。桌椅、床架、脸盆等家居用品大大方方地陈列在屋外,恍然觉得天地都是他们的家了……        [更多内容和图片点这里!]

P 克 行 走 纪 录